【踏雪尋蹤】假面的人生 2013/01/21

IMG_0345下午四點,我去盪鞦韆!

公園裡當然沒有一個人,連隻蟲子也沒有!

我必須踩進深及膝蓋的積雪,一步一步慢慢走,要踏穩了,才能邁出下一步。 溜滑梯就在鞦韆的旁邊,太陽像個大圓盤似的掛在不遠處,只有祂陪著我!

好奇妙啊!為什麼我覺得這個太陽特別溫柔,特別有能量,而祂的旁邊竟然還有一個「小太陽」陪著。

在這個公園拍的照片,一直出現這個小光球,我並不陌生,但依然感到喜悅,我根本不是一個人。

好開心的盪呀盪著,這是小朋友的遊樂園,感覺就是開心,臉頰被刺骨的寒風刮過,有種被清洗的感覺,爽呆了。

然後,我坐在一條長椅上和太陽對望著。透過太陽眼鏡並不覺得刺眼,但卻產生了奇特的光暈。

這個太陽照遍了所有地方,但此刻,在我的經驗裡,從沒真正體會過和這麼單純的一片雪白大地與溫柔太陽如此親近的感覺,我完全沉浸在這難以言喻的喜悅裡,近乎是一種神秘經驗:整個人融解在這大自然裡,完全失掉了「我」!

時間空間凝固在此刻,假如還有感覺,就只剩下呼吸吧!

人生怎麼會有那麼多煩惱?怎麼會有那麼多問題?

春夏秋冬日出日沒,每一朵花每一隻蟲每一秒瞬間來去的風,他們在當下只是順應自然而存在著,存在的每一片刻都是最燦爛最有生命力的展現。

這些感受都在書中讀過、揣摩過,而這個片刻,我進入了這個感覺中!

若不是天色漸漸暗下來,真不知會坐到什麼時候!

再坐下去,我可能也會變成雪人!

慢慢循著剛走進來的腳印子走出公園,這樣才不會跑進更多的雪到鞋子裡。

短靴裡已裝了不少,拍拍脫下的鞋子,襪子已經有點濕了,今天的遊戲就到此結束, 朋友在我走之前叮囑著,不要太晚回來,pizza會冷掉!

賽斯曾說過(賽斯──「這隻鬼」一直陰魂不散的在我腦中盤旋):那些懂得風聲、大自然聲音的人,是不用追求宇宙真理,因為他們已然知曉。

曾經在歷史上出現的智者,也沒有一個人是不懂得大自然而還能說出雋永的箴言。

真沒辦法,多數的靈魂,總要選擇經歷成為「假人」的過程,才能慢慢脫下征袍,發現真正要對抗的敵人只有自己!

憶起一位輔導過的強迫症年輕人,他一定要強迫自己將每件事最壞的結果設想清楚才能安心,因為,通常當這最壞的結果沒有發生時,他就會真正感到放心,甚至會快樂!

而這已經成為讓他放心快樂的一種方法。很奇怪、也很弔詭吧!

事實上,許多人根本都有強迫症,總是習慣將事情想到最糟糕,讓心情緊繃而且一直持續著,直到結果出現,才會放鬆的說:還好沒發生!然後不知不覺的又再繼續製造下一段嚇死自己的橋段!

製造虛假故事的人叫「假人」!

我沒有貶抑的意思,因為整個物質實相就是一場夢境,將變幻不定的夢境當真,絕對是每個活在夢境中的人必會面對的迷離幻境!

賽斯說:我們是從一切萬有的夢中被創造出來的,而我們也延續一切萬有製夢的創造力,創造出我們的生生世世。

所以世界上每一個生命都是製夢者,也都是活在夢境中的生物:生物,是包括所有的生靈,想到經剛經說: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大家都一樣因夢誕生、也會作夢製夢呢!

這樣一想,強迫症、精神疾患等等各種病症,哪一個毛病不是以假當真的狀態下才發生的?

所謂健康的人,也沒有比他們好到哪去,因為,越想接近真相的人,越需要先承認自己是個假人!

當個「誠實」的人,是多少有心發現真相的人所迫切渴望的狀態!說來又是弔詭,想要誠實,是因為覺得自己不誠實;想當「真人」,是來自於不耐煩自己一直是個製造許許多多幻相的假人。

是真人還是假人有那麼重要嗎?

假相的世界沒有不好,我們都經歷過在假相中「真切」的愉悅和領悟,問題是,這些美好的經驗並不長久,我們很難應付無常的變化,今天開心明天氣餒,這一刻感受到愛,下一秒又覺得孤單。假相世界中最困難的習題恐怕就是「不常久」!

沒有人不竭盡所能想將美好留住、防堵悲傷進駐,於是反覆劇碼的人生開始了。想到關在籠中一直繞著滾輪跑步的老鼠!

終於回到家了!攤在沙發上抱著好友說:好開心啊!

她笑著回我:「開心就好,就怕你覺得無聊。」

Brent用著僅會的中文說:「三八!」意思是:這麼冷還跑去盪鞦韆!

長長的冬天讓人容易憂鬱,好友就會如此:「你來了,每天都會對著雪景歡呼,雖然覺得你瘋了,但是家裡的感覺有活力多了!」

Brent就會說:「真高興你來,女孩家的談話和我們不同,有妳陪她,我很高興。」非常溫柔的大塊頭!

東方男人怎麼不常說說這種溫柔的話呢?

女人也說得少了,都在說著以為是真話的假話!或著都覺得溫柔的話是假話,語言就是偽裝,所以不用說?

無常呀!

我不知道能夠持續這般對雪景的喜愛好奇到什麼時候,但是我此時此刻完全融入在這片冰天雪地裡,這麼冷,卻是不斷感覺到溫暖。

當你略略體會到:當下沒有製造假相的思慮是輕鬆愜意的感覺,一刻接著一刻,就算下一刻會出現變化無常,至少我體驗過這種感覺,再進入就不難了,或者說,離開後,也不會覺得太煩惱。

知道自己過的是「假相的人生」之後,固執、恐懼、擔憂、焦慮……,會不會比較容易鬆動?

By

Filed in: 踏雪尋蹤, 阿珍的五四三

You might like:

早期課II 讀書會 P.55 早期課II 讀書會 P.55
早期課II 讀書會 P.48 早期課II 讀書會 P.48
早期課II 讀書會 P.43 早期課II 讀書會 P.43
早期課II 讀書會 P.39 早期課II 讀書會 P.39

歡迎留下您寶貴的意見、想說的話或給我們的鼓勵話語,謝謝!

Submit Comment

© 2017 伴奏者–陳嘉珍老師. All rights reserved.
Web developed by JIA Web Design.
JIA Web Development and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