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尋蹤】出戲 2013/01/20

出戲

飄雪了,霧濛濛的一片,隔著窗,總喜歡盯著院子外的那棟小白屋,和屋前的蘋果樹,現在當然是光禿禿的,而蘋果樹旁有一棵梨樹,它們一起站在風雪中,守候著冬眠的大地。

每天早晨,一杯咖啡,一片雪白風景,一段沉靜時光,整個空間沒有一點聲響, 偶而冰箱的馬達聲,急速而過的車聲,和無預期的心音,總會挑動空間的粒子,微微一震,立即又恢復了寧靜!

憶起一位朋友親自動手要做一間無音室,完全沒有聲音的干擾,他費心的找了各種隔音的材料,試圖用極少的花費做到像錄音間專業的水準!

我心想,讓心安靜下來會不會比較省事?心靜,自然無聲。

這是夢想,當然不容易,比起花錢買材料做工隔音要困難太多,耗時難以估算。難怪大多數的人,都想用速成的方法達到目的,特別是追求靈性提升的學習, 免不了因為一再受挫而渴望即刻開悟的秘方。

有這樣的秘方嗎?

曾經我也是尋覓的一員,但開悟究竟是為了什麼?怎麼樣才算開悟?而真相又是什麼?
我對真相有渴望,對方法卻沒什麼耐心。所以回首想想,我沒有真正找過什麼老師、上過什麼課,甚至沒有去學過什麼功夫,就連靜坐練習的初衷,也只是為了治療過敏性鼻炎和不好意思拒絕在我提供的場地進行而發生。

但是我真的不想知道這許許多多的人都想知道的「真相」嗎?

當然不是的,想一想,我似乎比較渴望是有人聽我說些感想,然後指點我一下,或是提出看法,一起討論甚至激辯,然後抓住碰撞出來的火花,這時,靈感會像電光火石般突然蹦出來,震的人全身放電般舒爽,而明白了的感覺,就會像打通任督二脈般通體舒暢…是呀!我喜歡這種感覺、這種方法!

這也應該算是找「老師」吧

還有一個原因,我捨不得花這個錢。因為我始終認為,知道真相的人,應該分享,因為那不是他發明的,而是比別人早一點發現而已。分享宇宙的奧秘是應該的,但分享視情形而定,假如分享者必須以此維生,那麼學費也不是因為他分享的內容而給,卻是支持他分享的時間和經驗、甚至是那份心力而予以贊助。我相信的確有些人是地球修道院的典範, 但典範不是他這個人而是求道的過程和方法值得參考,所以需要護持 。

這個想法奇怪嗎?

看過的書都說真相不在外而在內,我珍愛的老師:賽斯,他教的方法可真省錢,只要用心透過覺察,明白內心的意向來了解生活的實相,而這事,終究是要自己來,沒人幫的了忙。就像大海中的魚,有些魚已經知道它存在於大海中,有些魚還不知道它生活在哪?但即便它不知道,它仍然在海中優游!

每個人都在看戲演戲,少數人知道散場戲就結束,但大多數的人即便散場,仍繼續讓感覺、想法停留在戲裡掙扎、徘徊、嬉笑怒罵、生老病苦、出不了戲!

即便如此,這些人依舊是在暫時劇碼中演出的「真相」裡!

知道的人,下了戲,無事一身輕,而執迷的人總會不斷詢問被許多人奉為大師級的大編劇大導演:如何為這場戲找出好結局!

但無論你知不知道,真相就是:每個人都在演戲!

我也曾經以為真相是某種境界或許多人追求的那樣:有一個終極的狀態等著去達到、去完成,是這樣嗎?那麼無常是什麼呢?無常就是沒有一個不變的常態,所以沒有一個終極的狀態或最後的目的可以完成!戲碼隨著念念相續而變化, 人生不會終止,因為沒有行動就會失去了一切,念頭就是行動,行動就是變化!看樣子,一心想追尋一個最終的「真相」的人要辛苦了,因為真相會跟著念頭不斷的變化而變化。

陽光總是在大約九點半慢慢出現,飄著的雪悄悄的停止了,這只是暫時的好天氣,聽說下一個周末可就沒有這般光景,暴風雪又要來了,我心下大喜,但這裡的居民可會瘋掉。

朋友問我,為什麼千里迢迢挑個下大雪的地方休假!

其實,這個想法在心底蘊釀很久很久了。問問自己,有種想脫戲的渴望,戲演久了,脫不了身,非得要跑得老遠,讓自己冰凍在風雪中,冷靜冷靜!

脫戲了嗎?沒有,才五天,看不出脫了什麼戲袍或角色。工作的事依舊進行, 告知某些朋友我的行蹤,以宣洩初嚐冰天雪地的興奮。我的角色和戲劇仍在上演, 我依然還用力著想要輕鬆以對。喔!慢慢來,至少我跨出了一大步:沒有在家過年。

過年,是凸顯角色重要性的關鍵時刻,我給它來個徹底放下,告知家人親戚朋友,我暫時不演,整整一個月的出離,看看究竟脫下戲服的我:是誰?

走之前,抱著心愛的人還是哭了,好不習慣呀!戲服早已嵌著血肉,用力扯一扯,淌出血來,兒子說:媽媽你放心的去吧,又不是不回來!朋友說:你只是去度假又不是不回來!

會不會到時候回來的不是那個大家以為的我呀?我期待著。

我不知不覺得已在寫著另一齣戲,我依舊在戲中,只是清醒一點,想扮演不同的角色,或是為自己編導另一齣戲碼。遠遠的距離,想一想清楚。或著只是為了不再刻意編劇、想順勢而為,衝動的跑這麼遠!

趁著陽光的溫暖,下午兩點多再次一個人出門走路,在積雪的路面散步,「喀滋喀滋」地,踩在雪地的聲音竟如此動聽!全身包裹得緊緊的,臉頰會刺痛,只好用著圍巾嗚著嘴,吐出的白氣,剛好遮住太陽眼鏡,薄霧般的朦朧,更顯得此景夢幻般的不真實!

我就是喜歡不真實,離過去以為的真實遠一點!離整個熟悉的世界遠一點!這也許是個起步!

走得很慢但穩健,今天是來這裡之後最暖和的一天,專為散步的小徑只遇見一輛腳踏車,騎車的男子說了聲:哈囉!車速沒有減慢,然後就再也見不到一個人影。烏鴉突然的叫聲,劃破天際,覆雪的山巒壯麗穩重!

這一刻,我終於只是我自己,不再想真相是什麼。

By

Filed in: 踏雪尋蹤, 阿珍的五四三

You might like:

早期課II 讀書會 P.83 早期課II 讀書會 P.83
早期課II 讀書會 P.74 早期課II 讀書會 P.74
早期課II 讀書會 P.62 早期課II 讀書會 P.62
早期課II 讀書會 P.55 早期課II 讀書會 P.55

歡迎留下您寶貴的意見、想說的話或給我們的鼓勵話語,謝謝!

Submit Comment

© 2017 伴奏者–陳嘉珍老師. All rights reserved.
Web developed by JIA Web Design.
JIA Web Development and Design